Skip to content →

分类:文学档案

从自由看“京派”——论“京派”文学观念的本质特征

西方文化因素的介入,使得现代知识分子与传统士大夫之间产生强烈的身份差异。其中深刻,甚至本体性的影响“京派”知识分子的,则是西方千形万象的自由主义思想中所共有的、东西辗转中所不失的自由核心理念

阅读全文 从自由看“京派”——论“京派”文学观念的本质特征

留下一个回复

今天的京津沪文学

文学的地域性体现出文化个性的多元、丰富和生命力。地域文化影响作家的思维方式、气质脾性和审美志趣,孕育出了一些独具特色的文学流派。在全球化影响越来越大的今天,文学的地域性是否更加淡化?

阅读全文 今天的京津沪文学

留下一个回复

上海女作家:那些风花雪月的事

五四运动以后,随着白话文写作的兴起,中国的文学进入了一个辉煌时期。无数的文化名流在这一时期产生。上海,以其独特的经济政治环境,还有它那独有的文化氛围,在造就一批男作家的同时,也造就了一批独树一帜的女作家。 早在上世纪20年代初,上海就涌现出一批用白话文写作的女作家。

阅读全文 上海女作家:那些风花雪月的事

留下一个回复

读王安忆《长恨歌》:说它是“海派”都市言情小说,是一种误读

王安忆的长篇小说《长恨歌》自1995年于《钟山》杂志连载以来,迄今已有23年。在二十余年中,小说文本经历了成为一部文学经典的必要过程,经历了被社会不断地接受与确认的文化熟知化(cultural familiarization)过程[1]。到如今,《长恨歌》不仅成为了王安忆传播最广的作品,并且成为了被符号化的“海派文学”代表作之一

阅读全文 读王安忆《长恨歌》:说它是“海派”都市言情小说,是一种误读

留下一个回复

首届《收获》论坛聚焦文学的未来和传承

上世纪80年代,余华、苏童等众多先锋作家从《收获》杂志推出的“先锋文学专号”起步,成为文坛一颗颗闪亮的星星。在相隔近30年后,《收获》再度推出“青年作家专号”,这些作品是否仍有当年的影响力?今天应该怎么看待80后的写作?

阅读全文 首届《收获》论坛聚焦文学的未来和传承

留下一个回复

作家叹上海书展变国际书展:海派文化一去不返

凡是你能想得到的,如今正活跃在文坛的上海作家,几乎都来到了书展。

  然而,新一代上海作家的创作面貌,越来越国际化、网络化,如同书展本身的国际化标签,曾经市井、风情的海派文化,已然一去不返。

  忙碌

  不是为了新作而是为了赶场

阅读全文 作家叹上海书展变国际书展:海派文化一去不返

留下一个回复

王安忆30年创作谈

我要选择一个什么样的叙述方式?我的“四不”原则 王安忆30年创作谈
●将人物置于一个条件狭隘的特殊环境里,逼使其表现出与众不同的个别的行为,走的是方便取巧的捷径,而非大道。

阅读全文 王安忆30年创作谈

留下一个回复

上海女作家的N次转身

 闲情逸致、小资情调、寻愁觅恨———上海的风情蓄谋已久。一个没有相当数量中产阶层的社会是容纳不了上海风情的。上海风情的真正大面积流行是1995年以后的事。从那时候起,咖啡屋、西餐厅、酒吧突然增多,衣橱里有了专门的晚礼服,哪怕在寒冷的北方,夜*生活也越来越受到重视。这一切是有预兆的。这一切源于中国的改革开放,也与一个叫张爱玲的女人有关。

阅读全文 上海女作家的N次转身

留下一个回复

文化研究视野中的“海派”与“韩流”

提要:在21世纪初的当代中国文化语境中,“海派”和“韩流”出现的频率相当高,但是它们所指涉的意义及其相关的话语资源却有相当大的差异。“海派 ”与“韩流”均经过了由文化他者的指认到自我文化身份的认同并自觉地进行文化主体形象的建构这样一个过程,但是“海派”因从一开始就带有的贬义而给自己的主体性重建带来了麻烦,而“韩流”作为一个晚近的产物也很容易令人产生“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犹疑。

阅读全文 文化研究视野中的“海派”与“韩流”

留下一个回复

探讨与论争:“智性写作”与“情色风潮”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文坛陆续历经“身体写作”、“隐私写作”、“情色写作”等风潮,及至后来的“少年写作”将众多少年写作明星推到文坛前台,出现了文坛“小鬼当家”的说法。而公众已经厌倦那些小说中的种

阅读全文 探讨与论争:“智性写作”与“情色风潮”

留下一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