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标签:王安忆

读王安忆《长恨歌》:说它是“海派”都市言情小说,是一种误读

王安忆的长篇小说《长恨歌》自1995年于《钟山》杂志连载以来,迄今已有23年。在二十余年中,小说文本经历了成为一部文学经典的必要过程,经历了被社会不断地接受与确认的文化熟知化(cultural familiarization)过程[1]。到如今,《长恨歌》不仅成为了王安忆传播最广的作品,并且成为了被符号化的“海派文学”代表作之一

阅读全文 读王安忆《长恨歌》:说它是“海派”都市言情小说,是一种误读

留下一个回复

新传奇与好神话——张爱玲王安忆上海叙事小说的文体特征

通过讲述一个个悲欢离合的故事,张爱玲王安忆描绘出新旧上海不同的情韵风貌,以及上海市民真切细密的生活质地。张爱玲作品中具像化的人物和经验性的情节都表明她的创作一直受着传统小说的影响。王安忆刻意为读者展示出性格模糊的人物群像,追求小说的逻辑性情节,在一定程度上反叛着传统小说的成规和构成要素。张爱玲王安忆从不同维度为读者构建了一道丰富多彩、意蕴深厚的上海景观。

阅读全文 新传奇与好神话——张爱玲王安忆上海叙事小说的文体特征

留下一个回复

王安忆30年创作谈

我要选择一个什么样的叙述方式?我的“四不”原则 王安忆30年创作谈
●将人物置于一个条件狭隘的特殊环境里,逼使其表现出与众不同的个别的行为,走的是方便取巧的捷径,而非大道。

阅读全文 王安忆30年创作谈

留下一个回复

长路漫漫:2009年的上海文学

我想应该用一句话来开场:2009年的上海文坛没有奇迹。2009年的海上文坛洋溢着怀旧的空气。新年的锣鼓,是在张爱玲《小团圆》的出版中敲响。中国图书排行榜文艺类排名中,《小团圆》的销售量牢牢端居榜首。而临近岁余年末,好像又是与张爱玲相关的消息,不经意间悄悄流走。

阅读全文 长路漫漫:2009年的上海文学

留下一个回复

张颐武回应王安忆:”谎言”表述会减弱对作家尊重

近日,著名女作家王安忆在参加一个研讨会时生气地批评北大中文系教授、评论家张颐武连《收获》都不看就对传统作家妄加点评,轻易就推翻一个作家。19日,张颐武对王安忆的批评做出正式回应,在博客发表题为《尊重他人就是自重——对于王安忆女士言论的一点无趣但必要的说明》的文章。新年伊始,两人的口水战大有升级的趋势。

阅读全文 张颐武回应王安忆:”谎言”表述会减弱对作家尊重

一个回复

张爱玲、王安忆、卫慧…谁能代表海派文学?

描绘都市生活的繁华与堕落,「海派文学」在近代文学的发展,依然难掩其绝代风华的神韵,上海派作家从早期的张爱玲,到今天大家公认的传承者大陆作家王安忆,「海派文学」到底存在与否?海派文学的代表作家有谁?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阅读全文 张爱玲、王安忆、卫慧…谁能代表海派文学?

2 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