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标签:海派文学

海派文学经典是海派文化传承的基础

“海派文化并不只有百乐门的风花雪月与上海滩的打打杀杀,海派文化的基础应该是在文学上。”在上海作协一间小会议室里,知名作家、上海作协副主席、上海文学发展基金会理事长孙颙,在“与二十五部经典的上海相遇——2017~2018青年学子品读文学经典大赛”启动仪式后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一再这样强调。

阅读全文 海派文学经典是海派文化传承的基础

留下一个回复

《繁花》描写上海生活 展现海派文学新样式

沪语写作是《繁花》被讨论非常多的部分,尽管金宇澄通过多次修订已经让非江浙人也能读得懂这部小说,但是吴方言的风格和韵味在小说现在的版本中依然处处可寻。上述的段落来自小说第九章“文革”期间书中人物的一段对话,阿飞、瘪三、事体……都是上海话或吴语中使用的语言。

阅读全文 《繁花》描写上海生活 展现海派文学新样式

留下一个回复

“京派”“海派”再来一场文学之争?

王朔的“痞子小说”是京派文学最后的辉煌,卫慧的《上海宝贝》是海派文学彻底衰落的一个符号,在文学的“京味”被冯小刚延用于大银幕消融于大众文化中后,海派文学也淹没在网络文学的海洋中(上海是网络文学的第一重镇),“京派”与“海派”已经很久没有再燃战火了。

阅读全文 “京派”“海派”再来一场文学之争?

留下一个回复

海派文学研究综述

“海派文学”的出现本身是一个异类,正如鲁迅先生所论述的,以作家身处的地域来讨论文学的品格,显然是不会全面的,也不可能公正。加之这一名称始自“京海”论争之中,其文学现象从历时性上并没有明确的起点,在共时性上除了20

阅读全文 海派文学研究综述

留下一个回复

清晰显现的海派文学一叶

18世纪工业革命以来,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烈地感受到城市的存在,以及它对自己的命运和生活方式的影响。城市也成为现代派艺术作品的焦点和审美中心,而现代派文学也基本被目为都市文学,被认为最充分地体现了城市对文学的影响。

阅读全文 清晰显现的海派文学一叶

留下一个回复

乱世才女苏青:花落人亡有人知

 20世纪40年代,人们称苏青、张爱玲为上海滩女作家中的“双璧”。她俩毕竟是有瑕疵的玉,沧桑几度,尘封入土。直至“三十年河西”,“考古队员”柯灵的一篇《遥寄张爱玲》,使张爱玲复活。俄顷,张爱玲的大小杂著像零珠碎玉,夺目于书肆坊间。犹如一枚纪念章的背面,好似一部书的封底的苏青,也随之跃入人们的视野。

阅读全文 乱世才女苏青:花落人亡有人知

留下一个回复

上海方言与海派文学何去何从?

日前,王小鹰《长街行》作品研讨会在上海市作家协会举行,这部作家历时五年精心写就的60余万字小说,目前已经被上海电视台着手改编电视剧。因为运用了大量上海方言,引发了与会作家和评论家长达4个多小时的热烈讨论,大家对于沪语入小说各抒己见

阅读全文 上海方言与海派文学何去何从?

一个回复

险被遗忘的海派文学处女地

今年夏天,有一位收藏家在《文汇报》上撰文,绍介他所收藏的部分当年的《永安月刊》,并断言“个人收藏全套《永安月刊》几乎不可能”。一句话,刺激了我几年前的阅读欲望。此一读一发不可收,整整三个月,我的目光停留在1939——1949年的上海滩;我的思绪被三四十年代的上海市井民俗、霓裳风情所吸引。展现在我面前的是一片色彩斑斓的海派文化的世界——一块被遗忘已久的海派文学处女地!

阅读全文 险被遗忘的海派文学处女地

一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