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关于海派文学与海派语言

海派的最初意义,并不是指文学上的海派,而是指京剧上的与京派相对而言的海派京剧。

此话要上溯到1900年前后。当时,从体制上来分,北京是“剧团制”,上海是“包银制”。大家都知道,由于京剧的发祥地不在上海,因此上海大多数观众对京剧艺术的流派并不十分注重。与京派京剧追求的功架,味道相对应,海派京剧讲究的则是火爆和噱头。与此同时,上海也不排斥京派京剧,每年都要约有影响的京角儿来沪开演。

后来,所谓海派的叫法又移至中国画的派别之分上。再后来,才渐渐地移至文学流派的称呼之上。

那么,海派文学究竟是什么样式呢?

海派文学犹如鼎盛时期的围棋国手马晓春的棋。

马晓春的棋,乍一看,似乎无特点,虚无缥缈,似醉非醉,似醒非醒。马晓春的棋,不像大竹英雄那般的华丽,不似小林光一那样的凶狠,没有李昌镐那般精确,也没有当年聂卫平的厚实,似乎无甚特点。但是,细细品味,我们可以感受到,没有特点也正是他的特点,无形正是有形。他采百家之长后自成一家,使马晓春的棋势如水一般的流畅。他可以因人而异随形就势布阵,使对方云里雾里摸不着边际。

当然,文学毕竟不是围棋,有其自身的独立性。一个流派的形成,不仅受人文的制约,还要受地理环境的影响。据说,拉美作家因受当地炎热气候的驱使,常常处于一种幻想状态,这样,遂使他们的作品中的细节往往出现所谓的2+1公式。

什么是2+1公式呢?即两个真实的细节加上一个虚幻的甚至荒诞的细节。这一点,在博尔赫斯与加西亚·马尔克思的小说中可以得到印证。

有形又无形,有序又无序的状态,使上海的一些作家难成气候。而恰恰在这一点上,上海的一些女作家的感觉好像比男作家们“先锋”。她们的作品,无论在内容上,或者在语言上,都是有意而为地在追求她们心中的“海派”。

从背景意向上定位,除了“十里洋场”外,有程乃珊《蓝屋》里的蓝屋,有王晓玉“三阿”里的亭子间,有王安忆笔下的旧式弄堂,有近年来《上海文学》发表的上海其他几位女作家“新市民小说”里的咖啡馆、大企业、星级宾馆等背景意象。

在语言上,程乃珊曾做过大胆的探索。我想程乃珊是一个聪明的作家,她可能深知在无形和无序的状态中,要拥有海派的海味,最佳的途径就是在作品中运用上海的方言。这样,程乃珊就在她的作品中选用了不少上海方言俗语,这样,就使她作品的海味更浓了。

程乃珊运用方言的特色,其具体表现是把方言融入人物形象的塑造中。《丁香别墅》是程乃珊描写所谓上海“下只角”里普通市民的作品。人物之一老高在纳凉时,叫老伴为他冲凉的一段:“……阿翔娘,侬是聋甏,我……”“……在门口就骂开了:”“哪个赤佬放的屁,当面出来放几声听听,儿子是我生的,拿证据来!……”

上述引例中的“侬”“聋”“赤佬”等几个方言词汇,栩栩如生地写出了看似霸气,实则善良而又具有人情味的老高的形象。

程乃珊还善于运用方言俗语来表现风土人情,以达到增添作品的生活气息和地方色彩的韵味。在她的小说中,还出现这样的对话:“……吴家阿婆,水开了!”……像阿拉这种既不是发达户头,又不会摆小摊头卖牛仔裤的,这两个铜钿再不算算用,这日子是无法过了”“……今朝毛脚女婿吃夜饭?”

上述方言词汇,具有鲜明的地域色彩,表现出了上海人的生活习俗。

程乃珊还善于在语言的“俗”字上下功:如“……穿上这种皮鞋上宾馆,舞会,才有台型呢”“吴老太就是拎不清”“……还是你家沈先生好,老老实实的,看见你是一贴药。”

上述方言俗语,基本上都是上海市民日常口语中使用率很高的方言,除了易于为吴方言区的读者接受外,更增加了作品的“海”味。

沪语相对于能直接进入文学作品中的北方语言来说,有着先天不足的缺陷。但如果运用得当,却可以增加作品的海派韵味。我想在这一点上,大家都可能会认可的。因为,正如茅盾先生所言:“各地方性的大众语(方言)中间最有风趣最能传神的腔调和词汇,在所谓普通话里是没有的……”

怎样在作品中选用一些生动的形象的富有表现力的上海方言词汇,使之与作品的环境氛围人物融为一体,表现出上海特有的风土人物,社会风俗与市民的心态,从而达到增加作品的海派文学韵味的目的,我想,这也许就是上海作家们在小说中所追求的目标之一吧!

行文至此,还是言犹未尽。因为,海派文学不但受到了中原文化、吴文化、楚文化的影响,还受到了当年租界文化和移民文化的浸染。因此,我深知,要在一篇短文里说清海派文学的这一大题,实在是一种痴人说梦。更何况,海派文学这一概念的定义,相对京剧海派有实有名且已有近百年的历史而言,也只是俗成,并无定约。

 

作 者 简 介

丁旭光, 中国棋协大师,中国微型小说协会会员,上海作家协会会员。共发表文学作品250多万字,著书11部。短篇小说《汉白玉》获《萌芽》文学奖,并于2013年入选中国小说家学会主编的《中国当代小说家全集》,长篇小说《褐色木门》获《小说选刊》2012年度笔会长篇小说二等奖并入选长篇小说文丛。人物传记《大音博乐融中外——钱仁康》《胡荣华:一代宗师 旷世棋王》分别获上海市文化基金会资助,《胡荣华:一代宗师 旷世棋王》被评为上海文艺出版社2018年13本好书之一。2004年上海市作家协会小说专业委员会等举办的“丁旭光作品研讨会”,被载入《2005年上海文化年鉴》。2018年8月18日,受邀东方卫视“今晚”栏目专访,受邀上海人民广播电台专访,2019年3月15日,受邀东上海电视广播台“舒曼的CD”专访。

分类目录 档案馆 海派档案

发表您的见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