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标签:上海

池莉:上海是我的文学福地

周末的下午,时髦的武汉天地,红男绿女穿梭其间。咖啡馆一角,却别有一番安静。鹅黄色九分裤,黑色长款开衫,再搭配一双浅口鞋,椅背上挂着一个白色帆布包,身前摊放着新一期的《世界文学》——62岁的池莉,走过时光和岁月,却没有繁复冗杂,知性而利索,犹如她新小说的模样。

阅读全文 池莉:上海是我的文学福地

留下一个回复

在上海写作:崛起的中国新城市文学

上海历来是中国文学重镇,近现代以来,多次引领文学的风潮,海派文学以其鲜明的风格,与京派文学比肩而立,左翼文学的大潮也在上海澎湃过;鲁迅、巴金、张爱玲等文化名人长居上海,形成了长久持续的文学影响力。新中国成立后,从工业题材的发轫之作《上海的早晨》,到新时期的伤痕文学、反思文学、先锋文学,到70后的都市写作、

阅读全文 在上海写作:崛起的中国新城市文学

留下一个回复

《繁花》描写上海生活 展现海派文学新样式

沪语写作是《繁花》被讨论非常多的部分,尽管金宇澄通过多次修订已经让非江浙人也能读得懂这部小说,但是吴方言的风格和韵味在小说现在的版本中依然处处可寻。上述的段落来自小说第九章“文革”期间书中人物的一段对话,阿飞、瘪三、事体……都是上海话或吴语中使用的语言。

阅读全文 《繁花》描写上海生活 展现海派文学新样式

留下一个回复

上海作家陈丹燕:上海是个被误解的城市

在中国作家中,陈丹燕有“上海记忆的追寻者”“海派文化阐述者”之称。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至本世纪初,正当上海热方兴未艾之际,陈丹燕似有意或无意,适时赶上这股上海热,先后出版了一系列弥漫着上海怀旧风情或描绘上海传奇女性的著作《上海的风花雪月》《上海的金枝玉叶》《上海的红颜遗事》《上海色拉》,这四本直接以上海为名的作品也使陈丹燕盛名远播,成为具海派特色的畅销书作家。

阅读全文 上海作家陈丹燕:上海是个被误解的城市

留下一个回复

路上的海派文化底色

 当着从北京来的客人这么说,也算是对客人气量的信任。北京人有时爱自嘲,也说北京土。
  
  没听过谁说上海土,上海人也不这样自嘲。大多数人对上海的印象差不多都有荣华富贵的影子。
  
  过去,一说起上海,总是想到夜总会的灯红酒绿和靡靡之音;一说起外滩,就是“十里洋场”的幻影。就是现在,上海也是中国时尚的领袖。

阅读全文 路上的海派文化底色

留下一个回复

没有竞争,就没有“海派文化”

上海本就没什么文化。开埠不过一百多年,能积累多深的底蕴?上世纪初,上海成为全国金融中心,各种文化载体出于经济利益考虑都往上海涌,京剧、越剧、话剧、歌剧、报纸、电影,还有舞蹈,各种文化艺术汇聚在一起,这才有了“海派文化”的说法。

阅读全文 没有竞争,就没有“海派文化”

留下一个回复

拿什么拯救海派文化?

 周立波是红到发紫了,被媒体捧上了天,报纸上电视上,三天两头都是他的消息,且一篇一篇尽是捧赞恭维话,就连矫情有余肥水不外流的电视主持人都自甘让位于其身后。一下子,好象上海文艺界只有他一人是明星,只有他一人在演出、在拍戏、在出书、在忙碌、在摆高姿态、在展显腔调、在为上海争名气,大有此君一出,若大个上海滩万马齐喑之味。

阅读全文 拿什么拯救海派文化?

一个回复

文化研究视野中的“海派”与“韩流”

提要:在21世纪初的当代中国文化语境中,“海派”和“韩流”出现的频率相当高,但是它们所指涉的意义及其相关的话语资源却有相当大的差异。“海派 ”与“韩流”均经过了由文化他者的指认到自我文化身份的认同并自觉地进行文化主体形象的建构这样一个过程,但是“海派”因从一开始就带有的贬义而给自己的主体性重建带来了麻烦,而“韩流”作为一个晚近的产物也很容易令人产生“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犹疑。

阅读全文 文化研究视野中的“海派”与“韩流”

留下一个回复

上海:在文学和俗话的风口浪尖上起舞

20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上海这座开埠半个世纪的商业城市,突然间成了一个文化巨人。当时我国文学的主流媒体,《新小说》、《绣像小说》、《月月小说》、《新新小说》、《小说林》等落户上海。上海出版的文学期刊,占全国文学期刊总数的83.3%;发表的小说作品占全国的61.1%

阅读全文 上海:在文学和俗话的风口浪尖上起舞

留下一个回复

海派文化变革的五个阶段

社会现象最耀眼的部分,无疑是人类活动的结晶——文化现象。1000年前,上海只是一个具有几户人家的荒僻小漁村;200年前,上海也不过是一个滨海小县。但在当时的中国版图上,这是一块缺少历史重负、可以重新设计而地理位置又极其优越的文化地带

阅读全文 海派文化变革的五个阶段

留下一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