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新概念作文大赛20年,半部青春文学史

每届“新概念作文大赛”都是一次漫长的赛事,它总是在春天启动,经过参赛者们整个夏天的酝酿,在秋天收割,于深冬交出答案。周而复始。一转眼,它已在文学的江湖上前行了20年。
  
  4月27日,由现代出版社、《萌芽》杂志社联合主办的“新概念20年,半部青春文学史——《新概念作文大赛20年精选》新书分享会”在上海书城举行。
  
  分享会由《萌芽》杂志社编辑吕正主持。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获得者徐敏霞,第六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二等奖获得者王若虚与第十二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获得者李田也来到现场,与读者分享了他们当年参加大赛的故事。
  
  浓缩20年,呈现半部青春文学史
  
  1956年在上海创刊的《萌芽》是新中国的第一本青年文学刊物。1998年,《萌芽》杂志联合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等著名高校一起举办了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堪称当时文坛的大事件。
  
  也是这一大赛,发掘了张悦然、韩寒、郭敬明、周嘉宁、七堇年、夏茗悠、郝景芳、张怡微等一大批青年作家。在中国,20世纪80年代以后出生的作家,文学履历中很少有能绕过“新概念”的。
  
  目前,《萌芽》杂志社唯一授权的《新概念作文大赛20年精选》由现代出版社出版。由于篇幅限制,这部精选集只收入了每届获奖作文中最有影响力的一两篇作品。徐敏霞形容它是半部青春文学史,从20年前到现在。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的作者团队除了郭敬明、郝景芳、张悦然等早已成名的畅销作家之外,还有一批极富潜质、未来可期的年轻作者。
  
  徐敏霞表示,她对近几届的年轻作家印象更深,比如林砚秋、汪月婷的作品都给了她很大的震撼。“包括家庭的问题、父母的问题、早恋的问题或者友情的问题,这是我们那个年代的人比较关注的问题。我们发现现在的小朋友想法也比较深。他们会把自己置身于这个社会,考虑自身的问题来自于哪里。我觉得参赛的作者,一代一代的年轻人,他们的思想越来越成熟,对文学的准备也做了很多。这和我们最早的时候凭借自己野蛮的情绪爆发出来的文学作品有很大的区别。”
  
  贯穿了青春,第一次自主
  
  青年文学爱好者们喜欢把“新概念”称作一个“梦”,实在是因为相对每年的参赛人数,获奖概率真的小而又小。从最初的4000多份来稿,一直到最近一届史无前例的9万余份,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把参加“新概念”当作自己的成人仪式,当作为求取同道而发出的信号。
  
  谈及新概念作文大赛对自己的影响,王若虚说他第一次知道这个比赛是15岁,新概念贯穿了他整个青春。“那次获奖虽然不是很高的奖项,但是你知道你的创作是有人肯定的。因为所有写作的人时而强大,时而脆弱,就是写完之后自己不知道这个东西好不好。”
  
  而新概念作文大赛首先给了他一个肯定。“这个肯定不支撑一辈子,只是在一个时期给你一个肯定,但也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大概十年出现一两个。对我来说第二个转折点就是新概念。你会发现你写的没有想象中那么差,你会继续写下去。我当时没有想到以后要当作家,当时就是觉得可以写下去,至于会不会当作家是另说的,但是这个路没有顶死。后来因为各种机缘巧合,最终走到这个点。应该说当时新概念给了我一个选择,偏偏后面也走向了这个选择。”
  
  徐敏霞说到,在参加新概念之前她一直是学校里比较沉稳的一个学生,符合父母的期望,符合老师的期望,从来没有自己想过做什么。
  
  “反过来看,新概念是我人生第一个自主的选择。我参加比赛像王若虚一样,悄悄的,不告诉父母也不告诉老师,自己投一个稿,也无所谓成功不成功,参加这个比赛之后发现有这么多像你一样写的人,认识之后成了一生的朋友。”
  
  徐敏霞感慨,这些朋友有一个共同的回忆点。“因为在文学上,或者在你真正的兴趣爱好上达成的友谊是非常值得信任的。《萌芽》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很多小朋友收到复赛之后结伴到上海。到这里参加比赛的两三天里认识了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家建立了值得信赖的关系。在以后参加工作岗位了,很难和任何人建立一个无条件信任的关系。”
  
  不少参赛者还在比赛中收获了爱情,比如王若虚。他说:“也有很多人没有收获爱情,但可以结识一个非常喜欢的对象。因为你们是有共同语言的,吵架都是高级别的吵架。”
  
  把应试没有意义的东西写得有意义
  
  相比在学校里写的作文,徐敏霞认为新概念作文最大的不同在于限制比较少,可以写自己特别想说的话,但要以特别的文学方式写,所以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比赛。“《新概念作文大赛20年精选》也是非常特殊的作文选,如果你想从这个书里学到应试作文的技巧,那是学不到的。”
  
  不过限制少不等于没限制。现场也有读者提问,学校里写作文老师会有800字的限制,那么职业作家是否遇到过因为字数限制而限制写作灵感。
  
  李田坦言自己也想过这个问题。“之前有一位做艺术教育的张继钢,他说过一句 ‘限制是天才的磨刀石’。不管是写作文参加比赛,还是做一个珠宝,都有规范。比如发微博也要限制在140字内。在有限的字数内要有取舍,可以考验一个人的天赋和写作技巧。”
  
  吕正提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要求是不超过5千字。“有人写信说写不完。可但凡是顶级的比赛,都是有限制的。奥运会有限制,诺贝尔奖有限制。没有限制,随便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就没有乐趣了。”
  
  “如果小朋友仔细看《新概念作文大赛20年精选》,会发现书里的很多故事素材并不奇特,可能就是一个普通的事,可以获奖,可以引起大家共鸣。”徐敏霞说,“可能是这些故事提供了一个不同的角度。我们说写作角度很重要,你不要老觉得我的写作角度一定要获得老师或者家长的认可,一定要是正确的角度,而是遵从你心里怎么想,怎么把它有逻辑、有文学技巧地表达出来,这才是一个好的文章。所有的正确的东西可能不太好看。如果大家有兴趣,看一下王若虚发表的《马贼》,那是一个很好的文章。他把家长和老师认为没有意义的东西写得非常有意义,这是打动我的一个重要因素。”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罗昕

分类目录 文坛动态

发表您的见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