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火烛不小心 书店闯大祸 ——民国时期上海书业走火轶事

书店,怕盗怕抢怕偷,更怕水怕火。民国时期,上海的书业曾发生过多次火情并被《申报》等连续报道,成为读者的一大看点。
  
  “失慎”在历史长河中的书店
  
  天宝印书局,有时也称天宝书局,是一家承接印刷与自主出版并存的书局,建于清末民初,却因一场大火而就此消失了。
  
  1913年9月6日天宝印书局“失慎”。那时,失火称作失慎。9月7日《申报》报道:
  
  海宁路附近北河南路第一千一百二十九号门牌天宝印书局,昨晨五时忽然失火,当经救火会西人到场救熄,焚毁书局房屋五间,捕房即饬中西探查明起火情形,禀复核办。
  
  9月8日《申报》再报“兹经捕房查得保有火险银一万六千两,饬传该局主黄伯林询问一过,谕候查明再核”。9月12日《申报》报道:“准于十三日十一点钟,在海宁路第一千一百念九号、一千一百卅号、一千一百三十一号,即北河南路口,天宝书局日前被焚,印字机器八部、落石机器二部,自来火引擎一部,轧墨机器二部,打墨机器一部,地轴、皮棍、石头、玻璃、纸头数千令,油及铁箱、衣服、生财、木器什物不计,此布。”9月13日礼拜六,由创自同治十三年(1874年)的鲁意师摩洋行主持拍卖。通过拍卖残值加上投保获得的保险,由公业公所调解后酌赔同业损失。10月13日,上海书业公所在《申报》声明:
  
  上月初天宝书局失慎,同业寄存各书底并纸张等,概付灰烬。此等损失,酌理准情,自应双方分认。惟从前并无规定成例,兹由该局订于十月七号按照双方开明细账,请本公所公同集议,即经分别议定,除印存散片,日久未经取去,当然不能议赔;并未印空存各书底,概不酌赔外,其印过各书底,赔价照原本减作五折,纸张照市价减作七折。当由双方公同认可,随即决议由本公所按照公议,公允酌赔之数,分别照派,藉清纠葛,且见两方面对于此举,感情信用,完全并著,特此通告。书业公所白。
  
  鲁意师摩洋行是英国远东公司1874年在香港以四万两银子注册,在上海江西路宁波路设立子公司,上海也由此出现蓝白方格的拍卖旗。凡委托代为拍卖货物,货价中每元取五厘为酬,每件货物拍卖三次为限,三次尚无人要,以后不再拍卖而酬金仍须照付。鲁意师摩洋行是当时上海最大的的拍卖行,主营业务之一是鉴定估价和水火(险)灾后估值。
  
  上海书业公所1905年成立,是以出版雕版书、石印书、翻印书为主的书坊同业组织,其宗旨是“联合同业,厘定规则,杜绝翻印,稽察违禁之私版,评解同业之瓜葛为宗旨”。天宝印书局遭遇不幸后,自然会与寄存各书底和纸张的同业发生瓜葛,于是,书业公所邀集双方“按照公议,公允酌赔之数”,使双方得以面对现实而友情操作。

  
  下面要谈到的这家书局,虽然没有就此消失,但也因为损失巨大而被合并了,从此鲜少有人提起它的名号了——1915年10月19日下午五点半,文明书局栈房突然走电失火,10月22日的《申报》报道:
  
  虹口甘肃路海宁路转角文明书局印刷所失慎,已略纪昨报。兹悉,是晚之火,系楼下账房内所起,霎时红光烛天,火势猛烈,楼梯着火,二层楼上刷印工人纷纷逃下,迨三层楼上各工人闻警逃下,楼梯已断,跳下逃命,跌伤数人,尚有数人不及逃下,已葬身火窟。其火旋经捕房皮带车驰往浇熄,计毁三层楼洋房一幢,先邻大经丝厂亦稍受水渍。昨派工人多人在灰烬中扒出尸体六具,均焦头烂额,肢体不全,车送斐伦路验尸所,报请公共公廨中西官莅验,闻尚有尸体数具未经检出云。
  
  文明书局创办于1902年,是一家在中国近现代史上最早编印教科书的书业之一。书局总部设在河南路交通路(今昭通路)口、商务印书馆南首。中华书局、大东书局、世界书局的多位创始人都曾是其高级职员。这次火灾对其打击颇大,旋即被中华书局并入,牌号保留。文明书局的创办人俞复后来担任了中华书局印刷所所长。
  
  义士火烧亲日书局
  
  也有火灾是有意为之的结果,下面要说的这家书店被烧可谓是当时局势的一个缩影。
  
  三通书局,前身是1927年创办的华通书局,初期开在四马路望平街29号(山东中路),后移至福州路331号(杏花楼粤菜馆楼下,杏花楼门牌号为福州路343号),经理汪太玄(汪千里),国民党“高干”陈群和闻人张啸林都是投资人。
  
  1938年华通书局与日本三省堂书店合作改组为三通书局,由日本人任经理,“附逆”成为日本侵略者的工具,独家发行南京维新政府伪政权编的小学教科书,也成为了抗日志士的“眼中钉”。
  
  据1941年2月24日《申报》报道,三通书局发生火警,两颗手榴弹在现场爆炸:
  
  公共租界福州路三三一号三通书局,开设迄今,尚未逾年,平日专售日文书籍。昨日下午二时五十分,该书局二楼上,突然失慎,一时火光熊熊。中央救火会因近在咫尺,得讯立即驱车往救,历半小时即告扑熄,故仅焚毁二楼及门面一部分。当火炽时,有手榴弹二枚,被火燃及,突然爆炸,轰然一声,弹片四飞,炸伤五二六号救火员一名面手等处,经急送医院医治,事后由捕房将弹片携去,并侦查该弹来源。
  
  虽然捕房将弹片携往侦查,但最终不了了之。当年6月13日,《申报》再刊三通书局火警消息:
  
  公共租界福州路三三一号三通书局,于昨十一时三十八分,突然失慎,顿时浓烟四布,火势甚烈。嗣经救火会闻警驱车到场施救,约半小时火始熄灭。结果该书局铺面完全焚毁,当火炽时,有两人从二层阁楼上跳下逃命跌伤,为势尚轻,自投医院疗治。据云:该书局晚间无人住宿在内,如何起火,捕房方面尚在调查中。
  
  60多年后,祝宗梁先生回忆这次火警:1941年6月,孙若愚、孙克敏、李鑫等三位上海抗日杀奸团成员烧毁了福州路上的三通书局,这是一家印刷出售敌伪教科书的书局。那天晚上,孙若愚三人“第一个人用一把大锁把铁栅栏门锁上,再用两根竹竿把弹簧门戳开;第二个人向里泼了两桶火油;第三个人把点着的火种丢了进去,跟着火就烧起来了。他们急促离去,火越烧越大,消防车赶来救火,打不开铁门,只向里浇水没法解决问题,就用粗绳子把铁门和消防车拴在一起,开动消防车把门拉倒再救火”。(祝宗梁:《“抗战杀奸团”回忆录》,载《传记文学》第九十七卷第二期第六十六页)。三位义士在此次“火烧”三通书局中均无恙,但书、火、水三通,这三通书局就该遭殃了。
  
  8月30日,三通书局又在虹口被抢夺,《申报》披露:
  
  福州路山西路口三通书局分局,于廿七日下午四时三十分,派店员三名,押送教科书二万五千册至虹口,当由该公司之卡车装往,讵至塘山路舟山路口,突有影似苦工者多名,拦住去路,将三店员拖下殴打,并将教科书四百余册抢去,逃逸无踪。事后经日方得讯,立派军警驰往兜捕,并在附近搜查,闻结果获有嫌疑者一名。
  
  抢修应变得当的“模子”
  
  也有应急应变处理得当的书店。比如商务印书馆在1902年7月忽遭火灾,所有机器工具,尽毁于火,幸所定的机器已到而事前保有火险,领到赔歀,从北京路庆顺里搬到福建路海宁路。1929年11月12日,商务印书馆宝山路印刷所火警。13日《申报》载:
  
  宝山路商务印书馆印刷制造厂第四印刷所四层楼,昨午电线走火,因孙总理诞辰,全厂放假,馆中职员,闻警始各赶至厂中。昨日午间十二时许,该馆驻厂稽查员,见第四印刷所四楼北部窗内有浓烟穿出,知该楼必有火警,立即通知该厂消防队及该馆各重要职员,到厂督同扑灭。闸北救火队,及公共租界救火队,先后赶到,惜以印刷纸张油墨均易着火,四楼全楼面,延烧极速,一时火光烛天,浓烟密布,加之自来水力量不足,而四楼屋顶,均以柏油毡铺盖,以防雨漏,着火极易,浓烟尤多,幸延烧至一时许,火势稍杀。至二时半,已完全熄灭。惟四楼已全部焚毁,虽仅该厂彩印中之一部分,但已损失不赀,客家印件交货,势将延期。闻该厂明日照常开工,惟焚毁之部分,如何办法,昨日火熄时尚未决定云。
  
  11月14日,商务印书馆印刷所在《申报)发布启事:
  
  四层楼不幸于十二日午间被焚,惠顾诸君委印事宜,除有特别情形另行函电磋商外,其它交货期限只得重为商定。
  
  这场大火,商务印书馆的应急、应变措施是不缺的,因此也算能够及时止损。
  
  1944年6月17日,中华书局上海发行所发生火灾,之后的一系列抢修和应变措施堪称“模子”。
  
  据6月18日《申报》报道:“吾国文化出版事业巨擘中华书局,其营业处设于河南路福州路口,讵于昨(十七)日上午零时十五分,突告失慎,一时火焰狂炽,全馆顿遭回禄,其起火祸肇,发生于三楼内,该楼大部分作为堆栈,极小部分辟为办公室。该馆自前晚五时,职员均下办公后,即如数归家,内部空无一人,讵至昨晨零时后,三楼突发生大火,当时火势燎原,火舌向上直窜,迨经就近自警团发觉,即呜报近在咫尺之消防处,立派帮浦车驰往灌救,奈因火势直冒,四五楼杂物堆栈内,虽经设法施救,压四小时后,始告稍煞,至五时尚在灌救中。该馆仅一二楼营业部遭受水渍外,三楼以上全部被焚,损失惨重,比邻商务印书馆虽未遭蔓延,惟已波及水溃,损失亦告不赀。”
  
  同时,中华书局在各大报发表紧要启事:
  
  昨晚敝局福州路发行所失慎,一切事务正在整理,各界如有赐教,敬请移玉哈同路南阳路口敝局事务部接洽。再,股票过户手续,本月内暂行停止,倘能提前,自当尽先恢复,事非得已,尚希鉴原。此次事起不测,荷蒙各界殷勤慰问,特此一并鸣谢,诸希公鉴。
  
  6月19日,中华书局“兹为便利各界、藉答雅意起见,在原址尚未整理完毕以前,特假福州路三九○号世界书局内,设立临时营业处”。6月26日,中华书局为股票照常过户,在《申报》刊登启事:
  
  即日起,敝公司股票过户事宜,在哈同路南阳路口敝公司事务部照常办理,特此通告,诸希公鉴。中华书局有限公司谨启。六月廿五日。
  
  8月3日,中华书局迁回原址营业,8月13日《申报》再刊中华书局函云:“本月五日敝局发行所原址恢复营业,初不敢有所举动,以事节约,乃承各界及各同业惠爱,纷予厚贶,并以折现助学为言,谊不可却,谨将是日所收礼金以及敝局节省茶点费凑集成数,移充教济清寒学子之用。兹拨奉中储券二万元,以作贵报助学金,即乞刊登为荷。”
  
  这场大火,使中华书局发行所三至五楼东侧全毁,三、四楼西侧栈房和一楼店堂也被水浇,“保险公司赔偿980万元,烬余归公司所有”。由此,这幢大楼也一直被房管部门认定为“危楼”。(来源:文汇报  作者:汪耀华)

三通书局(福州路)广告
中华书局总店(福州路、河南路)

分类目录 历史档案 档案馆

发表您的见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