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鲁迅文学奖今年多评选方式引争议

编前语

如果不是那首著名的“羊羔体”诗作《徐帆》迅速风靡网络,今年的鲁迅文学奖也许一如往年般冷清,在少人关注中悄然落幕。但一首《徐帆》“意外”点燃了公众热情——作者车延高是官员也是诗人,不仅获得本届鲁奖诗歌奖,他的另一首诗歌颂了女明星——这几乎比一条娱乐八卦更夺人眼球。于是,被娱乐化的鲁迅文学奖显得有些欲说还休的尴尬——该奖设立的初衷与今年“收获”的关注显然背道而驰。严肃高雅的文学与娱乐口水的新闻同时被放在了各种媒体上,权威与公正备受质疑:贿选、要奖、评委自己获奖、水平低下、冷门无市场……这样一个纯文学奖项放在当今的互联网传播时代,放在一个纯文学日渐式微的时代,如果没有更多的与这个时代特征相融合的措施,那么关于它的质疑将一年一年循环下去。然而我们也可以看到今年鲁奖的努力,比如设立网络文学奖,比如不再单纯靠政府拨款而是引进了民间资金扶持纯文学创作。本报记者历经一周时间,四处走访,为您揭开鲁奖不为人知的背后。或许,您能从中找到您自己的答案。

A现象

怀疑并不是缺点。总是疑,而并不下断语,这才是缺点。——鲁迅

今年质疑特别多

多按回车就得奖?

本届鲁奖揭晓后次日,获得诗歌奖的武汉市纪委书记车延高顿时成为话题人物,旧作《徐帆》《刘亦菲》被网友批“不像诗,更像是在写作中不停按下回车键的成品”,并被戏称为“羊羔体”。

鲁奖可买可谋?

10月21日,身为磨铁图书有限公司老总的诗人沈浩波在微博爆料:“鲁迅文学奖是可以用钱买来的。不少鲁奖得主是用钱买的,还有一些是谋来的。跑奖,是作协体制内作家的人生大事。”翌日,中国作协召开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陈崎嵘表示,车延高诗作达到鲁奖评选标准;对于“花钱买奖”一说他坚决否认并要求拿出证据。但沈浩波继续在微博“开炮”:“我没证据,但绝不收回言论。发布会上作协纪检处的王克先生声称已经查过了,鲁迅文学奖没问题。自己的问题自己查,兄弟佩服。”

2007年评委获奖?

前日,作家阎延文在博客撰文称“羊羔体”不是唯一。“2007年第四届鲁迅文学奖,担任第四届鲁迅文学奖评委的雷达、李敬泽、何建明和洪治纲等人,同时成为该届鲁迅文学奖获奖者。相当于足球裁判员一边吹着哨子,一边自己上场踢球,最后还给自己颁发了金球奖。使人哑然失笑。”

B回应

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做、敢当。——鲁迅

本届评奖最严格

车延高获奖实至名归

四川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曹纪祖,是本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终评评委之一,车延高诗集《向往温暖》获得鲁奖诗歌奖,正是曹纪祖所在的11人评委小组投票产生。记者昨日致电曹纪祖,在他看来,“车延高的诗有古典文学修养,文字优美,温婉灵动,更可贵的是他的诗不像出自官员之手,诗里没有政治,充满人情味和生活情趣。”曹纪祖透露,车延高的作品得到2/3以上的终审评委认同。对于各种非议,他表示,车延高虽然为官,但对文学非常关心,扶持过武汉市文联主办的文学刊物《芳草》,“如果有更多官员关心文学那该多好!而且我国自古就有诗人当官的传统,王安石、李白、杜甫这些名留青史的大诗人都曾为官。”

评委获奖“误会一场”

对于“2007年,担任第四届鲁迅文学奖评委的雷达、李敬泽、何建明和洪治纲等人,同时成为该届鲁迅文学奖的获奖者。”第五届鲁迅文学奖评奖办公室主任胡平认为,“这是一个误会。他们虽是评委,但获奖的并不是自己担任评委的那个奖项。这应该无所谓吧?再说现在,如果要买奖、跑奖,打个电话就行,不用自己当评委吧?”但胡平也承认评委获奖容易让人浮想联翩。“今年这一届,所有参评作者都不能当评委,今年评奖方式已非常严格,可说无懈可击,是历史上最严格的一届。”陕西作家李国平是今年鲁奖终评评委之一,他称,“你能看到有些评委在陈述时很激动,你能感觉到他很投入,老实说,并不像外界认为的评奖很乱,不是一个关系一个电话,大家就会做出无原则的判断。”

C调查

单是说不行,要紧的是做。——鲁迅

鲁奖为何不能火

鲁迅文学奖权威性和公信力体现在哪儿?大众认为好看的、畅销的作品为何无缘榜单?鲁奖怎么了?文学圈内多位作家、诗人接受本报记者专访,试图理清眼前一团乱麻,为鲁奖“把脉问诊”。

结论一:门类多难夺眼球

四川省作协《星星》诗刊前副主编张新泉是首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得主,在他看来,“鲁奖关注度不高,有它的先天不足。”作为中国具有最高荣誉的文学大奖,鲁奖的受关注程度甚至赶不上饱受诟病的电视金鹰奖和电影百花奖。今年若不是“羊羔体”走红,鲁奖很难引起普通读者的兴趣,获奖作品和作家对读者来说基本比较陌生。鲁奖影响力也不如茅盾文学奖,“茅盾文学奖奖励长篇小说,因为其有故事容易和影视联姻,可能被搬上荧幕为公众熟知。鲁奖门类多,你不可能把诗歌散文搬上荧幕吧?”

结论二:宣传力度不够大

曹纪祖分析鲁奖关注度低,跟宣传力度不够也有关系,“今年初评和终评都在中国作家网上公示过,上面有关评奖的资料很齐全,就是想体现透明度。”遗憾的是,此举并未引起主流人群的关注。此外,他认为“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值得借鉴,“有强大的媒体宣传,高奖金也确实有吸引力。”

结论三:评选方式引争议

鲁奖被“羊羔体”推上风口浪尖,不少网友笑称“这是体制内作家的自娱自乐”。对于这种说法,四川诗人蒋蓝深有感触,“鲁奖征集参评作品,是由出版社、杂志社、各地作协向上推荐作品,很多优秀的作者并不积极。至于评委,有一部分也名不见经传,并非各领域的领军人物。”蒋蓝还表示,一部作品成功与否,很多时候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文学很难有标准答案,评委们跟普通读者的口味很难达成一致。奖项标准都有一定倾向性,鲁奖就其指导思想而言比较青睐契合“主流话语”的作品。

结论四:对市场无影响力

出版人路金波是韩寒、安妮宝贝等畅销书作家的“大东家”,他坦言很少读鲁奖作品,在他看来鲁奖也不会成为图书市场的风向标,至少现在不是。“我向来不关注鲁奖,对评奖公正性我没有可以评价的。鲁奖只是作协和体制内作家这一个小圈子内的活动,它对市场没有多大影响力。”记者从成都书市了解到,读者要想买到今年鲁奖作品相当困难,记者就无法在书城找到《向往温暖》。书城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还没有出版社把这次获奖作品结集出版。车延高的诗集虽然去年已经出版,但根本没有进货。而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的图书都会突然卖得很好。”在图书销售网站,大部分获奖作品都显示缺货或只有几本库存,点击购买者甚少。而比起韩寒等动辄几十万起印的火热,绝大部分获奖作品只有寥寥几千册印数,这或许从侧面印证着市场的检验。(来源:成都晚报)

分类目录 文坛动态

发表您的见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