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许广平《鲁迅回忆录》手稿本解密出版

鲁迅夫人许广平完整记录鲁迅一生,以及鲁迅与党、与家、与文化界和友人的关系,与黑暗势力斗争经历的《鲁迅回忆录》手稿本,在50年后的今天由长江文艺出版社正式出版。记者昨从出版方获悉,该书之所以叫手稿本,是因为50年前曾经出版过一本叫《鲁迅回忆录》的书。据手稿本主编、鲁迅之子周海婴透露,那时的版本是“妈妈执笔,集体创作,上级拍板”的,有不少违背作者原意,有被要求改动的左的痕迹。而真正能够反映真实的鲁迅一生的书,就是妈妈被“创作组”改动前的手稿本。手稿本能够在50年后完整面世,意味着被极左思潮遮蔽和诠释近60年的鲁迅及其所代表的文化精神的那些事,将得到还原和“解放”。

鲁迅

50年前写作多处有悖作者原意

据周海婴回忆,这本《鲁迅回忆录》写于1959年8月,11月底完成,虽不足10万字,但对于当时已60岁的许广平来说,确是件为了“献礼”而“遵命”的苦差事。在写作中,她不时拭擦额头的汗珠,家人虽心有不忍,却也不能拦阻。稿件完成后在北京的《新观察》上连载,1961年5月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第一版印刷2.1万册,当年9月第二次印刷。该书出版后影响可谓不小。它为广大读者、尤其是鲁迅研究者提供了第一手史料,但是也引起了一些学者质疑。造成这样的结果一方面是作者对一些历史事件与人物的认识存在局限性,另一方面应归结于当时的写作环境。正如许广平在《前言》中所述,此书是在“社会主义风格的创作方法(就是个人执笔、集体讨论、修改的创作方法)”下完成的,确切地说许广平只是初稿执笔者,“何者应删,何者应加,使书的内容更加充实‘健康’”是要经过集体讨论和上级拍板的。因此,书中有些内容也是有悖作者原意的。据出版方透露,此次将50年前许广平的手稿复原,是想尽可能还原作者的原始思路和史实。

周海婴说,眼下有些学者对鲁迅在那种历史时代的生活,如“兄弟不和”、“重婚”……似乎进行了“公允”的分析、质疑。我对他(们)的“剖析”文章不予回应的原因是:他们脱离了那个时代、历史、环境、对象、感情、功利,而是单方面地用简单的加减法去解“数学”“多元方程式”。那些结论并不符合历史的正解。对此,周海婴提出,对鲁迅的研究应再多些批览、再多些客观,不急于匆匆发布“高见”。

鲁迅再研究将纳入国家规划

据悉,目前这部手稿保存于上海鲁迅纪念馆。重新出版的《鲁迅回忆录》很少加以注解,而在有限的注释中,《正误》一书,均指人民文学出版社2006年出版、朱正先生所著的《鲁迅回忆录正误》。该书对1961年版的《鲁迅回忆录》提出14处正误,这14处与手稿本完全相关或有些相关的10处,都予以了注释。在许广平的手稿中,常常出现一些标记,如“?”或“﹡”,反映了作者在写作过程中的一些思考、一些斟酌未定,在此次出版中均作了相应标注。手稿旁白处留有一些人的意见,对此都进行了标注,以反映作品是在“社会主义风格的创作方法”下产生的。至于那是何许人的意见,稿纸上没有注出,编者也未加猜测。

为了能真实接近作者写作时的心理情境,此次出版的《鲁迅回忆录》对手稿中大段删除的文字给予了恢复,并加以了标注。使研究者能够了解作者的思维活动,并满足读者了解历史情景的需要。

《鲁迅回忆录》手稿本的责任编辑安波舜告诉记者,鲁迅的再研究将纳入国家规划。近年来,不时出现曲解鲁迅精神的思潮,而鲁迅家人和部分鲁迅研究的学者专家,已经上书中央并得到批准,他们将以21世纪新的思维和研究方法,集中中国鲁迅研究的专家学者,重新诠释、解读鲁迅作品和鲁迅的文化精神,以增补鲁迅研究的新资料、新观点。

分类目录 文坛动态

发表您的见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