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海派文化姓“海”

在中国所有的城市中,没有也不可能有两个城市是完全相同的,每个城市都有各自的特点和个性。上海,无论是城市的形成过程、发展道路,还是外观风貌、人文内蕴,抑或是民间风俗习惯等,都有鲜明的特点和个性,有些方面还颇具奇光异

阅读全文 海派文化姓“海”

留下一个回复

吴越文化概述

吴、越二国史实见诸文献,始自春秋。《春秋》、《左传》、《国语》等史书都有载。吴王阖闾都于姑苏,越王勾践都于会稽,这是史书上都注明了的。然而在这以前,吴、越的文化中心又在何方。关于吴都的地望,文献上

阅读全文 吴越文化概述

留下一个回复

中国左翼文学、京海派文学及其在当下的意义

20世纪的中国,在不断地追寻自己的民族国家文学的现代完型中,将要走完这100年。这种文学的形成,因为一直是与中国的革命运动相生相伴的,激进的左翼文学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都受到相当的重视,成为研究界的焦点

阅读全文 中国左翼文学、京海派文学及其在当下的意义

留下一个回复

险被遗忘的海派文学处女地

今年夏天,有一位收藏家在《文汇报》上撰文,绍介他所收藏的部分当年的《永安月刊》,并断言“个人收藏全套《永安月刊》几乎不可能”。一句话,刺激了我几年前的阅读欲望。此一读一发不可收,整整三个月,我的目光停留在1939——1949年的上海滩;我的思绪被三四十年代的上海市井民俗、霓裳风情所吸引。展现在我面前的是一片色彩斑斓的海派文化的世界——一块被遗忘已久的海派文学处女地!

阅读全文 险被遗忘的海派文学处女地

一个回复

新海派文学派对 以唐颖的《红颜》为名义

在王安忆的《长恨歌》里,“上海的夜晚是以晚会为生命的,就是上海人叫做‘派推’的东西”,“晚会在城市的深处,宁静的林荫道后面,洋房里的客厅,那种包在心里的欢喜,一点一点漾开、升起,最后氤氲在这个城市夜的上空”。

阅读全文 新海派文学派对 以唐颖的《红颜》为名义

Comments closed

张爱玲、王安忆、卫慧…谁能代表海派文学?

描绘都市生活的繁华与堕落,「海派文学」在近代文学的发展,依然难掩其绝代风华的神韵,上海派作家从早期的张爱玲,到今天大家公认的传承者大陆作家王安忆,「海派文学」到底存在与否?海派文学的代表作家有谁?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阅读全文 张爱玲、王安忆、卫慧…谁能代表海派文学?

2 个回复

卫慧与海派文学传统

近来关于70年代出生作家及作品的讨论成了文坛的一个热点,我也趁热读了一些。对我来说,在阅读这些作品之先就存在一种阅读期待。这群70年代作家确实是天之骄子,他们是在基本上解除了禁锢以后的年代长大的,他们的文化背景和文化构成都与80年代成名的作家不同。我们这个时代确实有着与以前不同的文明与生活方式,而这群年轻作家有着灵敏的触须,

阅读全文 卫慧与海派文学传统

留下一个回复

探讨与论争:“智性写作”与“情色风潮”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文坛陆续历经“身体写作”、“隐私写作”、“情色写作”等风潮,及至后来的“少年写作”将众多少年写作明星推到文坛前台,出现了文坛“小鬼当家”的说法。而公众已经厌倦那些小说中的种

阅读全文 探讨与论争:“智性写作”与“情色风潮”

留下一个回复